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ppt模板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宁夏盲人考生过二本线 高考志愿很“普通”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12-08  浏览次数:

  “这个成绩在我的预期之内,我没感觉到惊喜,也不觉得遗憾。”23日,宁夏公布了今年高考成绩和高考分数线,高考生杨文举查询后,确认自己的成绩为355分,超过宁夏理科二本线分。对于杨文举来说,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。他家在宁夏农村,父母均在外打工,因为先天视力残疾,杨文举在10岁时已彻底丧失了视力,12年来始终就读于特殊教育学校。原本杨文举已经通过了长春一高校针对残疾考生的单招考试,但他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他希望大学能够和普通学生一起度过,不再接受“特殊教育”,便参加了今年的普通高考。目前,他正在选择自己的高考志愿,计划报考宁夏的师范院校等高校,“这一路走来,有很多人帮助过我,我对此心怀感激。”

  突破二本线日,宁夏公布了今年高考成绩和高考分数线,其中宁夏的理工类第二批录取院校本科填报志愿资格线分。而宁夏西吉县的考生杨文举查询后,确认自己的成绩为355分,突破了二本线。这个成绩对于杨文举来说可谓来之不易。杨文举的父亲杨志文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们一家来自宁夏固原市西吉县的农村,多年来,杨志文在宁夏吴忠市拉货运输,妻子则在吴忠的工厂里打工,供杨文举和杨文举的哥哥读书。

  据介绍,杨文举有先天性的视力缺陷,在10岁时便彻底丧失了视力,但杨志文希望孩子努力读书,改变命运,将杨文举送到宁夏特殊教育学校就读。

  杨志文表示,今年初,杨文举曾参加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对残疾人的单考单招,并被顺利录取,但杨文举最终决定和其他普通考生一起竞争,参加今年的全国普通高考。

  杨文举24日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决定挑战普通高考的主要原因是,他已经在特殊教育学校读了12年书,他很希望大学时期能够融入到普通学生的世界,和他们一起学习、生活,为此他愿意去进行挑战。

  杨志文也认可儿子的想法,他告诉北青报记者,除了儿子的考虑之外,他担心儿子继续接受特殊教育,未来的就业面有限,他也希望儿子未来有更广阔的就业空间。

  杨志文说,儿子为了准备高考,每天一早就起床复习,到晚上10时、11时才上床睡觉。杨文举则告诉北青报记者,和普通考生不同,他每天都利用电脑进行复习:“电脑里很多文档文件,里面存有历年的高考试题,我打开这些文档后,用读屏的软件把文字转化成语音,然后进行作答。遇到不会的题,我会把题目发给老师,请他们为我解答。”让报考理工类高考的杨文举头疼的是,读屏软件虽然能流利地念出文字,却很难翻译物理、化学等考题里的特殊符号。“遇到这种情况,我会把题目发给我在读大学的哥哥,请他给我讲解,但正好这段时间他也在准备研究生考试,我不好多打扰他。正好有大学志愿者了解我的情况后,让我把题目发给他们,他们也会为我翻译,我就这样一点点地进行高考的准备。”

  杨志文坦言,儿子的备考非常辛苦,由于答题前要先读屏,每天能做的题目也比其他孩子少得多,“但他很努力,我们也都支持他。”

  就这样,高考的日子来到了。杨志文告诉北青报记者,西吉县教育部门了解到杨文举的情况后,组织了专门的工作组,安排杨文举的高考考场等,“考场学校给我儿子单独准备了一个考场,还有专门的监考老师照顾他,很谢谢这些好心人。”杨文举回忆说,当天考试时,有专门的志愿者义工护送他往返考场。到了考场,监考老师会在考试前和他聊聊天,缓解他的紧张情绪。除了正常的高考秩序,老师还告诉杨文举可以随时示意上厕所,并可以请监考老师告诉他当前的考试时间。

  北青报记者从护送杨文举往返考场的义工组织负责人处了解到,针对杨文举的情况,他们专门安排了4名义工,每天到杨文举的住处接他去考场,到了考场后,杨文举被监考老师接进考场,4人在考场外等待。考试结束后,一名获得许可的义工可以进入考场,将杨文举接出来返回车子。

  “当时考完,就觉得自己发挥得还可以,但无论如何,我觉得没有任何遗憾。”杨文举向北青报记者表示。

  6月24日,已经知道自己突破二本线的杨文举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看到自己的高考成绩后,觉得处在自己的预期范围内,“没有很惊喜,也没有遗憾。”杨文举说,他正在准备填报自己的高考志愿,“我目前计划填报北方民族大学的电子信息技术专业,也在考虑报考宁夏师范学院。”杨文举表示,自己距离和普通同学一起就读大学的梦想已经非常近了,“这一路走来,我获得了很多人的帮助,我对此心怀感激。”

  杨志文说,对于儿子的教育,他一直没有过多的要求,也没有太管过儿子的学习。“就是他们努力读书的话,我们尽可能给好的条件,看到儿子高考成绩出来了,我也很欣慰。”(文/记者 屈畅)